【痛苦灵魂的回声】巡回的灵魂

【痛苦灵魂的回声】巡回的灵魂

发表时间:2017-03-16阅读量:

篇一 : 巡回的灵魂

我的身体已经消失了,但狂奔的灵魂终于挤上战友聚会的大巴车。到那个魂牵梦绕的洗心湖农场,重新印刷那刻骨的记忆。

四十五年后的第一次重逢,大家激动的相互拥抱、握手言欢,仔细的在张张苍老脸上寻找追溯当年残留的熟悉神态。整个车厢都沉浸在幸福激动地海洋。

一个八十多岁的老者,穿着一身褪了色的旧军装,在身居高位的儿女搀扶下上了车。

“就是他!这个狗娘养的。”当年一个小小的连长就决定了大家的生杀大权......我使劲的拨开向他恭敬敬礼、热情问候、谦恭让座的人群。挺身向他撞去,骂他,“老BK的”呸他,他浑然不觉,也不能报复我。我突然感觉自己太爽了,做鬼是件很惬意的事。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飞奔,车厢里唱起''一支歌......一支难忘的歌......欢腾的车厢静下来,这缕悲凄、恬然而忧婉的歌,把人们又拉回那个六十年代上山下乡的潮流中。备受感动的老天爷刚才还晴空万里,瞬间便狂风大作。大颗大颗激动地泪水随着电闪雷鸣,噼噼啪啪的打落在车上。

车子来到洗心湖,过了桥就是大家那时驻扎的连队。湖边花草丛中立着一个女子,亭亭玉立,玲珑有致,让我的心禁不住浑然一动,“刘雪”儿时的好朋友,我纵身一跳扑上桥下,突然一个派头十足的、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她身边,猥琐的搂着她。我不齿的撇撇嘴,一个健步撞了那个人一下,“怎么可以这样,你都可以当他的父亲!”( 文章阅读网: )

刘雪矫健的拦住了我,白眼冷冷的露出两团死气,像妙咯蹦豆似的从她嘴里蹦出“我愿意,他能让我回城,他养得起我。”面无表情的她紧紧依偎在那个臃肿的男人身边 , 胖男人诡谲的一笑。搂着她跳进打着旋涡的深水湖。

我全身大汗淋漓,目瞪口呆又义愤填胸膺的呆立在那儿。大风像狼一样的嚎叫,在电闪扯着雷鸣里我听到了她的心跳,心跳声遮住了风声和雨声。

四十五年前的一个傍晚,贪图享受、自私虚荣的刘雪终于受不住插秧割稻的艰苦投河自尽。永远沉入到那个放荡不羁,性情多变的洗心湖底。

集会开始,第一个项目就是去祭奠为抢救国家财产而牺牲的七女烈士。

当年的荒山野岭早已规化成旅游景区,青山绿水间游荡 着阵阵梵歌和木鱼声。原来山顶上的残壁古寺又重新修建。

半山坡的陵园周围种满了花草,七颗当年入葬时种下的松柏,早已繁枝叶茂,躯干挺直,领着陵园的花花草草向大家敬礼。大家肃立在墓碑前,巨大的花圈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烈士在墓碑上朝大家灿烂的微笑,两泓清眸里,有阳光、有月亮,有风、有水,坚毅的青春散发着美的芳香。打头的贾某依然是那么朴素、和蔼,默默地向大家汇报这一方水土的保卫工作。

他是六六年高中毕业的优等生,完全可以依仗高职爸爸在野战军团的关系内招参军或是返城回校,在父亲的支撑下,她隐瞒了自己的出身,投身到上山下乡自我改造的浪潮中,牺牲时年仅十九周岁。瞅个空子,我溜到英子墓前。她是我的邻居又是同班同学,下乡又分到同一个连队,这是个天真快乐的小天使,当年被选拔到武装连时才17岁,利用休假的时间跑回连队。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她悄悄挽起袖子,露出匍匐前进磨破出血的胳膊肘,晾给我看,

“ 你哭啦?”

她点点头,轻声说,“躲在被窝里哭的,”“武装连是全团的精英,不能给他她们丢脸!”娇嗔的嗲声嗲气中透出坚毅的志气,谁承知那就是最后一次见面。

“你在等我?”

飘飞的英子,美的象敦煌中的神女。

" 我知道你会来看我。"她咯咯笑啦。清晰的秀眼露出勇敢无畏单纯的光。紧握着钢枪飘忽在湖面上,树林里。

那个紧跟连长的灵魂,不知什么时候窜到我的前面,恭恭敬敬地朝一个挖地修院的老退伍军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是贾政委,贾姐的爸爸。

"退下来以后,和老伴搬到这儿,"他指着不远处几间小屋,和孩子们常啦啦,坚守一方,保卫这片河山。

" 好,我一定也搬回来,"连长慎重的向贾政委作了坚决承诺。两个军魂紧紧拥抱。

为什么大家眼里常含着泪水,是不是因为对那个年代爱的太深?

白云黑云在空中撕杀,天被撕开一个大囗子,阳光透过囗子直射大地,霞光筑起一个新的金字塔,沉闷的雷早己滚到一边去了,乌云随即被消化的无影无踪。

"高高山上七颗松,呼风唤雨伴霞魂,忧国忧民险峰峻,白云作梯揽星辰。"

"是呆子,"只有我能听懂他炙人的诗章。顺着熟悉的声音,我走进一片树林,一个清瘦的灵魂徘徊在荒山野岭,看见大家一行人走来,彷佛想调转走开,灵魂却一直在原地徘徊。

"喂,呆子,"

"我是楞子,你的好兄弟!"我拍拍他匆匆转去的背影。

他惊的倒吸了囗凉气,眼睛里有些迷茫,又有些惶恐,想说什么?又想作什么?

他还是梳着那个年代所不能容纳的过耳长发,蓄着小胡子,整洁利索军装,腰中的皮带勒得他本来就细的腰更细,仅有的一双解放鞋总是刷地干干净净,每一处都暗示这是一个细心严谨自视清高的人。他十二岁就在中国少年报刊上发表诗歌,神思飞扬,对常识的贪婪,对文学的痴迷,都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印像。

"走,快走!"突然他象被蛇咬着似地蹦起来,推搡我,镜片后面的大眼睛明显的蓄着两汪湿润,轻声唏嘘,"我是反革命。"

"哈哈,哈哈,都什么朝代啦,啥反革命,"历史的污浊早已被洪水冲刷地干干净净。我大咧咧扳转他的肩膀,"走吧!跟我回去吧。"

他支支吾吾迟迟疑疑。

"等什么?‘

“等调令,我没有回城凋令!”

'终于找到你啦。"那个讨厌的老连长灵魂,脱离躯壳无比激动地又窜到我的前面。欠抽的连长在别人挽扶下,当着众人的面,小心翼翼地打开一个皮包。"这是你当年创作的诗集抄本。"他轻轻地杷书堆放在呆子的坟前,查查吧,一本也没少......"混沌的泪在他满是皱纹的老脸上纵横,一颗一颗滴在墓堆上。

"这是小资情凋?这是复辟野心?''你们懂吗?这是诗歌,是文学艺术,不是反革命小集团!"满脸写满悲哀的呆子愤慨地暴啸。咬牙切齿拍打树干,发出啪啪响声,’“诬陷!文字狱!”他还是那么固执,那么桀骜不训,径直走进树林当年关押他的牛棚,高喊,我自做了断,还我清白“把头伸进悬在梁上绳扣,一个文学天才就这样走了。

风吹翻着书页,默默梳理那些凄凉凌乱的记忆。

我紧握的拳头朝那个老连长砸去。”你这个罪魁祸首!“

”不是的!“连长的灵魂挺身而出挡住我仇恨的拳头。委屈地冲我高喊,”这是一场天大的误会。"

原来,当年引导员接到上级转来的匿名信,举报他在学校组织反草命小集团,诗歌有西边的太阳.....太阳是领袖,西方是美国,上纲上线的说他反党反社会主义,搞反革命复辟。

干了多年政治思想工作的连长,通过对呆子的观察和了解否定了这个结论。认为他是一个有才气,有组织领导能力的好青年,无奈上面催的紧,就在所谓革命委员会来提审批斗他的时候,违心组织全连批斗会,收走他写的全部诗集,把他关进牛棚,本想搪塞了事。倔犟的呆子为了证明自己清白,竞然悬梁自尽.....

树林里一片寂静,就连山下一贯狂放不羁的洗心湖,此时也平静的象个温顺的小羔羊,风悄悄穿过树林擦抹大家凄然泪水,大家仿佛看见一个眼神忧郁的中年军人踯躅在堤坝,树林里。

天空有些阴沉,一闷雷又偷偷摸摸由远而近。咚,咚,寺院暮鼓响起,诵经的时候到了,鼓声,木鱼声,诵经声有节奏地在山谷中迥荡。

晚间的宴会把人们相逢的喜庆推到高潮,举杯碰酒的欢乐,亲切地捶撞拥抱.......我又恢复当年的活跃,一会抱着这个肩膀弯腰低头大笑,一会又楼着那个腰做着滑稽戏的鬼脸。偷听当年他们蒇在心底不可言说的秘密及坦率的表白,"如果不是...大家就结婚了"当年我暗恋你...睡不着觉......。分享他们成功的喜悦,失败的教训,安慰那些因子女不成器的沮丧的战友。

当年的副连长现在己是正厅级的高干,站在主席台上简单总结,"大家连出去的战友,个个都是好样的,有国家要职的干部,有企业家,商业家和教育家,不管大家奋斗在那条战线上,大家都没给祖国丢脸!有上山下乡艰苦磨练垫底,大家还有什么苦不能吃,还有什么难能吓倒大家!它锻炼,成就一批有志气的青年人。大家可以骄傲的给后人说,大家是那个时代的中流抵柱。"

在一片热烈地掌声中,满脸红光的老连长颤巍巍地站起来,浑浊洪钟似的说,"在改革浪潮中,大家象一只一刻也不敢停留旋转的陀螺,不知道大家从那里来,又到那里去,可能做了些身不由己的事,说了些身不由己的话,辛苦而没有方向,茫然中大家没有抛弃若即若离的灵魂,只要带上它,你一定会收获另一番景色。"

掌声犹如万马奔腾急,无数个不屈的灵魂从人们身后昂首挺胸地站起。一种强大的自然力量丶突然推动我,不由自主扑在他身上,喜悲从中同时涌现。我似乎明白什么?大家原谅了他,理解那个年代的他。一切的怨恨,委曲都在沉思中得到圆满的答案。

事后,我和呆子都没回去,而是双双逗留在洗心湖旁,山林寺院。洗心湖仍然不能改爱发脾气的毛病,不时会在平静的湖面卷起狂澜,打着吓人的旋窝,威胁利诱的低吼。"野风度自如",大家丝毫没有被它鲁莽愚钝所惊扰。为迷路人引路,为落难人提供避风港....... 咚,咚,咚,敲响的木鱼似乎震醒那些陈年往事,呼唤着我遥远的记忆,我依然期盼她早日醒来.....。

篇二 : 三世轮回,痛苦撕裂了灵魂的羽翼

三生石,泪海枯,无情海风有情无。花开彼岸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谁言天地总无情,九幽泪海痴红颜。花叶千年不相见,缘尽缘生舞翩羽迁,刹那芳华黄昏忧。血泪殷蒙泪眼幻。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无情神仙了。数世姻缘隔空恋,泪洒前世奇花现。忘川召召无双桨,无情海先断魂肠,心中有千肠女儿泪,怎饮孟婆一碗汤?

忘川之滨,千年的寒雾莽莽聚散,死生之兴,弹指间忘记了来路于归途。是谁?独行于苍苍茫茫一扶天地间,有光,细微光芒穿过兄长梦魇,引我遁水跋涉你。是你,青丝绞断了春花秋月的雍容。一如蛾翼推去琼楼玉宇。雾失楼台,我只见你赤足散发,大风中舞成撕心裂肺的绝唱,栩栩()凤如登仙。是你,挥不去辗不断的精魂,夜夜来临。我一直相信,把你的名字念上一千遍,就会念成轮回一千年诺言;我一直相信,把你的容颜看上一千遍,就会看成最永恒的预言。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今生一次的擦肩而过。只要生命轮回,我还想遇到你,再续一断未了的情缘。

所谓的天荒地老,世上痴情人有多少?多少人又真正懂得自己的心思?你爱的未必爱你,你一生痴痴得不到的,追求一生的,就是你的最美嘛?事过境迁后你再回头看看,恐怕也在笑当年的轻狂。人有时候陌入一种执念中,人永远有看不变的镜花水月。

七世相爱,七世生离。百年相恋,一朝死别;千年相恋,谁来炼情?七世的痛苦,百年的折磨,千年的怨情,无情海风断魂肠……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无情神仙了,七世炼情七世怨,泪洒前世,尘笑痴情。忘川召召无双桨,无情海风断肠魂,心有千肠女儿泪怎饮孟婆一碗汤?是不舍?还是挥刀割袖的决断?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忘了,忘了所有种种!

忘了?真的已忘了?那你可还记得?有一条路叫黄泉;有一条河叫忘川;有一座桥承载奈何;有一个高台用来望乡;有一碗孟婆汤可以把前世遗忘;有一块石头伫立在忘川之畔——名叫三生;还有那一望无情之水消泯那般石不移的痴恋——唤为无情海。不管前世再怎么深恋,走在这奈何桥上也步履稳稳丝毫不乱……心静如镜,心沉如石……桥这边是寂寂无声……因为心死,失了往生的记忆……桥那边哀嚎苍天……因为心动,忘不了今世的缠缠绵绵。奈何桥下水滔滔,今世凄凉的回首,最终是在桥头的望乡台,渡忘川之水,饮孟婆汤,前世过往皆忘怀,唯三生石衔望前世今生有情、无情、相守、相望。或许有那么一种泪,浇铸无情海的恋肠细珠串成的回忆,全都破损在这古朴的碗的边缘,终于含泪而饮。所有的往事全将遗忘了,遗忘在这无情的海风中……

时光飞驰,岁月流沙。百年前桥畔生死他把誓言留,可是谁含泪宁转轮回不肯饮那一碗清汤?流水间红烛通红,凤凰于飞新婚燕尔又是谁沧海遗恨,守着相思染红了那红豆。原来美丽的过程也可以让人彻骨的伤悲。来生再续前缘时,孟婆偶听到飘到耳边的声言,浅浅一笑低头看那一锅汤,一锅普通的汤只是因为加了一味叫遗忘的调料,也抵过了曾经的山盟海誓、刻骨铭心、矢志不渝、生死相恋。是无情海的细雨暖风湿润了泪眼,还是泪眼掀起怒涛成了风的清凉?有情无悔暗自魂肠,生命不息,风波不止……

轮回路上,回望来时的路,依旧渺茫,舍不得的也要舍弃,让思念的目光不再拉长。也许只偶尔在梦中,那颗泪落,轻轻捧起手中炽热的汤和冰冷的泪水,一饮而尽。从此,忘了前世,摆渡于忘忧河上净相谢却……伊人悄然笑写,顾盼生辉。一池秋水,波心荡,泻如银,秀色可怜。映月之初上,望碧波缭绕。幽香缭乱,心驰神往,魂入沧海,迷离心扉。梦回人间,挽伊人之柔荑,扶纤腰之轻柔,愿恒古凝兮,海天一色,尽入我怀。青丝缕之光,慰离散之情,隔天地兮,一轮共照,万里同辉。纵有甘风玉露,难长留良辰美景于人间。只愿世人,惜中令之怜之,或可长久。今宵与伊共醉,何其辛哉。人不道一朝告别,怎忘却旧日情怀,伤心扉。刹那芳华,辛甚乐甚,今宵沉醉,昨夜于伊梦回,此生难忘。男子多情的梦呓总是女子飞不过的沧海,那夜几度痴狂,一场情事……

三世轮回,三世伤。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黯然魂肠步清逸,几回梦里与伊同。取次泪海懒可顾,弱水三千泪尽逝。魂消沧海夜无寐,半缘修道半缘伊。红尘醉,微醺的岁月。我用无情,刻着爱你的碑。星日随,饮尽了沉醉谁忘了谁?幸福里有着憔悴……当甜蜜如落叶般风散,当往昔一点点模糊,当泪眼迷离再也望不见,是苦是悲?!

轮回一次苦一次,轮回一次痛一次。来生,要么在记忆之海裹继续沉浸,在往事里打捞珠贝,打捞沉落,星光月光,直到那昔年的沧海也将他深深掩没。

轮回一次苦一次,轮回一次痛一次。来生,要么在生存之岸上重新开掘深井,或许,以新的水源洗灌生存的荒漠;或许,当井水映照出汲水人的倒影,还会令他想起被沧海隐藏的那些日日夜夜吗?

三生三世,或许生命的水域就这样的予以延续,而记忆里波光重叠着波光,倒影重叠着倒影,使人生看了繁复的层次和密度。错的是这世间看不透的轮回,望不穿的纠葛,道不尽的是非,说不完的故事,欢乐的日子超过离去的伤恨,悔恨过你?游历江湖,是看破世情?是忘情退却?是谴卷红颜,是寐影祸颜?是妖妖娇媚?风情万种,是顾盼生辉?是柔媚入骨?蛇蝎女子,是辣手无情?是让谁曾经心动?人生如若初相见,但愿伊心知我心,柔情的指藏着欺世的虚伪,谁又懂得他?

轮回几多苦,世事多艰难。红尘纷乱君心结,似水流年惹人妒。浮生沉沦是谁闯进了他久闭的心扉?谁又明白谁?唇边的一抹笑意,是情还是无情?面颊的几行清泪,是爱意?还是恨意?今生我还在读前世决别的一纸书,手握传世的信物,而你此刻身在何处?暗夜的他悄悄撩拨着相思的红豆,转世的人儿可又忘了前世的凄苦。日月的皎洁照不亮灵魂的阴暗,三生石刻着几世告别无望的苦楚。

三世轮回,三生石。三生石上刻着三生情。凝眸千年是笑意?还是泪水?冥灭不定是希翼?还是绝望?他心心念念的又会是谁?鬼的气质,妖的灵魂,洒脱君心归何处?今夜,何人也是无眠,是谁在黑夜中暗自叹息?是谁扶窗远望轻启相思的琼浆?是谁梦魂中呼唤恋人的心声?是谁弹奏一曲无泪之音?夜无语,凤舞苍穹,龙啸于天,相思流放。千年之前,你是我弹断的那跟弦,缘分是此轮回前不变的誓言。莫问生前,只因姻缘魂无归处,为情牵。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轮回路,风声寒,窗影残西方昏黄处,何处近云天。莫名的柔情心中百般甜蜜,莫名的情思,温暖。何时自己也多了一份牵挂,也这般多情起来……也许牵挂套在一点一滴没日没夜的思念修成正果……痴情泪,映月坠,君魂不散,生死相随。情天圆月,三世轮回,有缘之人,今生相会。深心处里,可有一个深深记挂的人么?低头望去,就那么深深看了下去,不语,沉思,抬头,离去……深深一望,无语。

轮回路,苍穹沉默,夜也沉思。风,依然在吹,吹着……悠悠岁月,默默星空,徐徐清风,淡淡菊丛,幽幽真情,段段关怀,款款相送。有人寄托着思念在努力闪烁。满载着希翼的小船,轻轻的从天河上走过,朦胧的醉意与风和云细语,款款的深意与星和月呢喃,心边划起微微荡漾的涟漪。

轮回路,守候幻化成那火烧烤的温馨。流年的记忆如同露珠,散落在草间,可岁月的风总将记忆吹散。当他回首凝目,只有水榭厅阁青山峻岭依旧。夜深沉,风在吹,屹立的人心在风中孤单,身影消瘦。心已死,泪也干,不堪回首魂亦牵。梦惊醒,不了情,往事如烟挥不去,亦虚亦实,亦爱亦,叶落无声花自残。只道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却无奈,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恨月长圆。世上更无任何东西可以永恒。如果它流动,它就流传;如果它存在,它就干枯;如果它长生,它就慢慢凋零。最美丽的回忆是最绝望的守候,刹那芳华铸就了永恒,生命里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泪,在月光的记忆里打捞逝去的甜蜜,看见的却是镜花水月的激荡。在海里水里捡着散落的贝壳,捞上来的是无法忘却的眼泪。紫色的曼陀罗在冷笑的坟墓上,凝满月神寂寞的泪。不知道眼泪会不会开出一地的芬芳,浇灌曼陀罗的凄美,绽放在彼岸微笑。

踏上轮回路,突然间,种种往事萦绕心中,还有深深刻心中的那一份笑脸,如花灿烂的美丽容颜。在完美的彼岸刚上演一场悲剧,所有的血与泪在枯萎的荆棘孕育出一个花蕾,它将经历轮回的七场雷雨,然后绽放在潮湿的空气中。以前以为小鸟飞不过去,而是沧海的那一头,早已没有了等候……

是心死了吗?是心碎了吗?只道是无望的守候。如果就连默默的守候,静静的回忆都没了,那么生命里还剩下什么?那么轮回之苦何来可怕,可怕的是轮回之后又是无望的回忆!在痛苦的轮回里永远没有出口,能找到绝望里的希翼吗?忘了吧,忘得了吗?往昔的温柔与浅笑,灵魂的羽翼都已经在轮回中被痛苦撕碎了。如果忘了,失去了,不就是太可笑了吗?除了笑,强作的开心,没用的泪水能盼来回归吗?也许只有夜晚黑暗才能藏住痛苦,也许只有梦里,才能觐见她的温柔,也许已经没有了也许……

轮回之后,真的还有来生吗?来生真的就会幸福吗?来生,如果不幸福,如果不快乐,那就放手吧;如果舍不得,放不下,那就痛苦吧!火拥抱着木头,木头笑了,化为灰烬!火哭了,泪水熄灭了自己……他笑了,那一刻有幸福的浅浅微笑;他哭了,多年以后那是无法回首的甜蜜。忘了吧,世上没有童话;忘了吧,可融进灵魂的神话!想抓住的手,握住却是残碑的福。望着三生石,浅浅一笑,他端起那碗孟婆汤一饮而尽!轮回吧!去来生吧!生生世世,缘来缘去,原来咫尺间真的有天涯;原来镜花水月真的有神话!

水中月,镜中花。轮回路上,花如火如荼在彼岸绽放着,他却疲倦了心。记忆里的童话已经慢慢的融化。有些时候,正是为了爱过才悄悄躲开,躲开的是身影,躲不开的却是那份默默的情怀。灵魂深处的忧伤谁又能看见得谁的?天地不仁才是大仁,人间有爱为何却是这般硬生生断人肝肠?谁是迷途的羔羊?谁又清醒着?谁又孤独着谁?看不穿的轮回,望不尽的忧伤,苦海又在哪里?!在人的心里吗?但愿世人可以脱离苦海,金色的曼陀罗花定将大放异彩……

三生三世,岁月就象一条河,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值得把握的刹那芳华。中间飞快流淌是年少隐隐的伤痛。世间有许多美好的东西,但真正属于自己的却并不多。看庭前花开花落,荣辱不惊,望天上云卷云舒,去留无意。世俗界里只能够学会用一颗平静的心去对待周围一切,也是一种境界。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江山如画,画里的人生,犹如黄昏里的月明……

画里人生,戏外未黄楷,戏里夜已深,戏里戏外同泪零,何故戏假情却真?画中渐月明,画外影还稀,画中画外来颜笑,为甚画虚景还实?

画中情,画外人影已不清。如果有一天所有的玫瑰都凋零在你身旁;如果有一天所有的记忆都化为纸鹤溜走;如果有一天你忘了你是谁的灵魂那一刹那的震慑,伊人,你会记得他吗?还会记得三世轮回只为等你再续前缘的他吗?

三世,轮回;轮回,三世。伊人,你还会记得他吗?还是你早已经忘了他?你是否会记得天地间流传着一个古老的寓言,当你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人,就是你最亲的人。人的心事就像一粒尘埃,落在过去飘向未来。往事沉淀,堆积在心底,挥手仍在眼前。是不是每一个不流泪的人,吞下的都是自己的眼泪?忘记别人不如忘了自己!来生,他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就像六月期待下雨,冬天期待花开,默默的承受那数不尽的春来冬去,直到花容不在,青丝白发。

今夜,轮回路上,风声,雨声,夜无声,终归虚无,暗夜悄无声。心碎,心裂,心无语,本自清明,奈何差人意?远处吹灭了昏暗的痛苦,却吹不尽湾月沉没的忧伤。再破碎的心,再除旧的伤口,却还是坚持不停的缝缝补补,不肯丢弃。沉睡千年的梦,劈开了混沌,抓住火花的瞬,才能看见自己内心一丝清泉。剖开心扉的那一瞬间,没有痛苦,可以清晰看到跳动的心脉,也许那一刻,他才能看见自己内心的期盼……

今夜,不知是岁月遗忘了时间的轮宙,还是时间拉长了岁月的影子。轮回路上,彼岸花开,如火如荼,一望无艮,皎洁明月,徐徐清风,为他饯行。

三生三世轮回路,谁会看到谁的眼泪?谁会在乎谁的心碎?!轮回路上,忘川河里,被痛苦撕裂的灵魂羽翼,此时,还能飞往来生吗?

篇三 : 《灵魂十字军·苦难篇》

《灵魂十字军·苦难篇》

世界上哪个地方长满了荒草

无数人在土壤上挖去钻石

他们将这些东西镶在墙上

他们抢走了母亲的宝石

父亲曾经远离一夜喧嚣( 文章阅读网: )

到底是谁在半夜惨烈呐喊

难道你和他们统治了地狱

痛苦在世界角落边流成河

大家仿佛与河水吸了血

母亲那伤口越来越壮阔

天堂上的天使消失在云里

他们其实在害怕黑暗阴险

既然大家改不了这些现状

我希翼有一个英雄回来

或许每个人在想这个东西

小技巧:使用键盘键可以快速翻页浏览哦 :-)

热点图文推荐

热门标签

身份证号码大全 17把乐带回家 身份证号码和真实姓名大全 游戏身份证号码大全 表示笑的成语 18位的身份证号码和姓名 身份证号码大全 cf身份证号码 四个字的成语 2016最新经典语录 2016经典句子 励志歌曲 爱情名言名句 人生格言 娱乐名人 慰问信 谜语 脑筋急转弯 今日热点 股票常识 网文大全 文章阅读 方言 巨蟹座男生的性格 2017立春 中外名人幽默故事 八一建军节慰问信 笑的词语 好词好句 张海迪的名言 你的名字高清桌面壁纸 孙中山名言 写鸟的诗句 星座常识 抽空去看看打一成语 雪中送炭对对子 坚持不懈的名人名言 偷窃影片 描写人物神态的词语 百度词典在线翻译 只准小便猜成语 描写神态的成语 保护环境的格言 生活常识 郎平励志故事 计算机故障 木偶戏打一成语 读书的名人故事 井然有序对对子 最孤单的人打一成语 中外名人故事 描写鸟的诗句 生活图片 阚清子的眼睛 描写桂林的诗句 文艺图片 芬组词 身残志坚的名人事迹 巨蟹座男人的性格 邦组词 自荐书 推荐信 咱组词 申请书 三条鱼排队进入打一成语 韩剧鬼怪经典语录 三毛经典语录 隙组词 赵本山经典语录 圣诞节来历 泰国美女打一成语是什么 爱情浪漫告白语 关于美的名言 佛家十大经典禅语 青春励志名言警句 脯组词 2016维密秀中国模特图片 初吻有七次剧照 2016爱情的名言警句 张爱玲经典爱情语录 青春励志影片 中国历史上四大美女的下场 烘组词 2016最经典的爱情名言警句 爱情哲学名言警句 唯美爱情名言语录 励志爱情名人名言 猜灯谜大全及答案 圣诞节给女友送什么礼物好 日文名言 2016励志影片台词 关于保护环境的名言 2016十大心理治愈励志影片 校园青春励志影片 韩文名言 社交恐惧症表现 关于感悟人生座右铭 经典爱情人生格言 2016年最经典的励志名言 教案大全 身份证规格常识 幼儿园教案 家长评语 苏格拉底爱情名言 小学语文教案 金宇彬个人资料背景 描写人物神态的词语 一年级班主任工作计划 邪恶动态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